讨论弗洛伊德

讨论弗洛伊德
2022年6月23日

网友N:性与爱的真谛是什么?
岁月之书:性与爱的真谛,是轮回
网友N:@岁月之书王涑袭 讲一讲
岁月之书:轮回这些东西,很难讲,只能是“悟”,是人生经验的累积

网友N:@岁月之书王涑袭 何老说的弗洛伊德的怎么理解
岁月之书:每一个人,都有每一个人的理解,1万个人,有1万个人的“哈姆雷特”。我看《梦的解析》的时候,年纪太轻,没看懂。后来,根据自己的“经历”,我有了自己的《梦的解析》。
网友N:轮回在楞严经里讲过 情缘是前几世的问题 我的理解。
网友Z:性的潜意识作用,男孩恋母情结,女孩恋父情结,投胎时的选择性倾向

岁月之书:《梦的解析》大体上,是弗洛伊德根据自己“治理精神病人”的经验,总结写就的一本书。弗洛伊德发现了人类除了正常的意识,还有藏在“冰山下面的”潜意识、无意识之类的东西。弗洛伊德根据自己的“治疗”经验,觉得这些“潜意识、无意识”,大部分都是“性”力比多(性能量)。

网友Z:比佛经讲的唯识论的层次差远了
岁月之书:没有跟佛经比,佛经的层次更高

网友N:他把发动机归类到力比多
岁月之书:根据我自身的经验,归结到“性”力比多也对,但是不够精确。精神病人发起病来,看起来很荒诞,但归结于“性”力比多,大体还是对的弗洛伊德这个学派,后来有了其它继承者,集大成者,是尼采。

岁月之书:佛经,我感觉是遗失的古文明。
性与爱的真谛,为什么是“轮回”呢?
因为“性”,是“心生”;
因为“愛”,是“用心做愛”;
简单说,性与爱,就是“创造生命的意思”,所以说“是一种生命轮回”。

重要人物:陈平与付欣

陈平和付欣,原型是我大学时的“外语系”同学。

基本上都没有多少交往,顶多就是“人群中,多看了几眼”的那种。

这两个人,在我的幻听中出现,是2020年的北京。

1、我故意称呼陈平是:“满肚子坏水的陈平”。不是陈平真的有多坏,是为了“故意配合一些情节”,故意说的“情节或许是假、或者是真”的原因。

2、至于付欣,不但现实生活中,没有什么交流,就是在幻听中,也没有和我交流(幻听中的陈平,非常多的跟我交流):就是取了“付欣”的谐音“负心”的意思,然后“用分身”在我身边走来走去。一方面是说“我负心”,谴责我。另一方面也是实指“付欣同学”。

3、我有时候也称呼自己是“满肚子坏水陈平”或者“负心汉付欣”,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责。

——因为我的翻译“黄富慧”没有了,所以,我又请了外语系的这两个同学,担任我的“翻译”,沟通一些老外人士。

——国家梦想中心岁月之书王涑袭,2022年6月20日

现实生活:案例分析之巧合2022

现实生活:案例分析之巧合2022

1、最开始2007年的时候,我为什么怀疑“QQ群里的网友”(其实他们最终把我加入进一个叫“奋进社”的组织)。

包括后来2008年我怀疑孔庆东的博客,博客内容与“我的经历有半年以上的每天巧合”。

原因就是下面这个案例(最新2022年1月23日案例):

2、这是一个“微信群”,有网友发这种留言:

3、而我最近一段时间,在完成《生死书》初稿后,恰恰每天记录自己的生活,每天记录自己昨夜的梦。包括《生死书》很大部分都是关于“梦”的离奇故事。

如果这是在2007年那个年代,我早就又生气,生气自己的生活被“恶意监控与调侃”;甚至10年前、5年前,我都会很生气。可是,如今2022年的我,看到这种状况,就只剩下“冷漠”。

4、除了“冷漠”,甚至还截一下图,当作一个案例来分析。

虽然真相是什么,无从得知,但我身边就是无数这种“巧合”,巧合多到让人麻木。

 

——岁月之书王涑袭2022年1月23日,周日,腊月二十一号

生死书

2021年11月21日,周日,晴

1、很奇怪,这2天做梦,都梦见大学同学。

2、对产生自2008年至今的、涉及自己的“灵异事件”,作了一个系统性的总结:

2011-2012年的总结,结集为《生死书(上)》
2013-2014年的总结,结集为《生死书(中)》
2021年11月的总结,结集为《生死书(下)》

王涑袭闲聊成功

王涑袭闲聊成功

2020年7月25日

王涑袭:成功是什么?成功就是目标的达成,所以没目标的人,是成功不了的

目标是用来激励自己进步的

网友1:每个年龄段,有每个年龄段的成攻。最后都是死亡,但是死亡是要有大智慧。

王涑袭:我一直都在追求不死

网友2:@岁月之书王涑袭 啥时候追求成功了,把我带上

王涑袭:死而不亡者,寿

网友1:骗你玩的

2020年端午节日记

2020年端午节日记

1、我其实现在主要写“线下的”、“书本性质的”日记,所以显得网上的“作品”特别的少。

今天特殊,除了今天是端午节,还有就是:因为在公司值班(新校区除甲醛),没有带笔记本,所以只能写在了“网上”。

2、今天端午节,本来打算去看看母亲,只能安排其它日期了。

高中一个老同学、老朋友邀请晚上坐一坐——也应该坐一坐了,离开沂水时间太久了,都疏忽了保持联系。

3、个人的计划:

(1)职业上,赋成书院。

(2)咸鱼时间:还是自己的“情报反馈体系”的问题。

就是建立一个“系统”,主要是“反馈”经济事件、经济新闻的。

大体的思路说过:大约是“国家的GDP排名”、“企业世界50强排名”、个人财富榜排名。<1>因为排名,所以有了一个“财富格局”;<2>因为财富竞争,所以产生“垄断”。<3>因为“垄断”,所以《真实世界的经济》,并不是“自由主义经济学”。

大体的“初心、发愿”,还是薛兆丰的《薛兆丰经济学讲义》(代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)、何新的《何新经济学讲义》(代表新国家主义经济学)。

老实说,就像2003年知原写《兴华策》,引起我写《中国逐鹿世界岛的策略》一样(又名:《新移民主义的全球化策略》)。

薛兆丰、何新他们写了《经济学讲义》,我不写这个主题的话,心里发痒、难受。

4、具体我们的交往,就不提了。只说当年的薛兆丰(大约20年之前),跟当年的“知原”一样,是一个自己出“5000元”人民币,邀请别人跟他论战,完善自己观点的人。

不是现在《得到》app上的“网红”——新自由主义,能成为网红,只能是被骂、被批判的网红。

这就是我的大致观点。

 

——端午节到公司值班,勤奋写作的王涑袭,2020年6月25日,星期四,于赋成书院

2008——2018,被毁掉的10年

 

总结最近十年:

2008年,金融国战。
2009年,北京渡劫。(收获:一份“竞选纲领”)
2010年,避难沂水。(收获:宇宙大导演名单)
2011年,《枯荣心经》手稿。
2012年,魔法世界斗风水。(收获:一份“个人简历”)
2013年,理财规划师。
2014年,王涑袭@地球ol,我的网站。《枯荣心经》部分
2015年,走出沂水,从临沂到上海。
2016年,上海穿越。(收获:一份“哲学原理”,备份了很多世界观,每个人重新进化一次大千宇宙)
2017年,13145201949.com个人日记网站。
2018年,回到北京,奔波求知。

总结最近10年,感觉是被毁掉的10年,
我觉得最大的问题,应该是:长期目标的缺乏。
总是因为“奔波生计”,而忽略追求一个“自己喜欢的人生”,
——做自己喜欢的自己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2018年,我给自己制订一个“百年目标”:

我的5-10年目标(是):
1、我要给地球上每一个人写一本传记,让人类的精神与奋斗永流后世!
2、我要让全地球人口,发展到大于500亿!
3、我要让全地球人,人人充实,人人富足,人人有信用!

紧紧围绕着“自己喜欢的”、“长期目标”来做事情,
不然,很难自律、很难坚持。

其实,我喜欢的是“有反馈”,现在只能是“抖音留言”有一些正常的反馈。
所以,抖音这个阵地,还是要坚持的(因为自己网站、博客、微信公众号,都没有反馈)。

——国家梦想中心岁月之书王涑袭,2018年12月2日

小时候的梦想(1980年代起)

1、小时候我喜欢《封神演义》里的雷震子,因为它的手上有眼。后来知道,震为雷为4。

那时候,大约1985年,我在上小学。4,不是什么吉利数字,却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课题。

2、此后10年,大约1995年,我已经上大学了。

我喜欢《西游记》里的唐三藏。

因为他有理想、有追求,死了9次,依然要“取经”。所谓死了9次,其实是死了无数次、次数多到不能再多的意思。

所以,喜欢86版《西游记》(电视剧),喜欢《大话西游》(电影),喜欢《悟空传》(小说)。喜欢的主角其实不是“悟空”,而是背后的“金蝉子”。

3、此后13年,2008年,我已经毕业9年了。

在北京奥运会期间,阴差阳错的,我来到北京,时间是2008年8月12日。

1年后,2009年,我在海淀图书大厦,喜欢上了《再生勇士》(小说)。

在“无限世界”游戏中,有主神“海蓝”,有入侵的“终结者”。

海蓝的名字,跟我的女儿“乳名”类似。我的大女儿,“深蓝张欣”;我的二女儿,原名“新蓝”—现在也已经进化成了“海蓝”了。

我喜欢“海蓝进化”。

4、又过了10年,2018年,我的爱好是:

(1)做个局,统一地球,让地球人口数量增加到500亿。

(2)然后,走出地球摇篮,走出太阳系、银河系,每个人都再次进化发展一个“大千宇宙”。

(3)高维度能量文明,我们来了。

—国家梦想中心岁月之书王涑袭,2018年10月5日,北京海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