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端午节日记

2020年端午节日记

1、我其实现在主要写“线下的”、“书本性质的”日记,所以显得网上的“作品”特别的少。

今天特殊,除了今天是端午节,还有就是:因为在公司值班(新校区除甲醛),没有带笔记本,所以只能写在了“网上”。

2、今天端午节,本来打算去看看母亲,只能安排其它日期了。

高中一个老同学、老朋友邀请晚上坐一坐——也应该坐一坐了,离开沂水时间太久了,都疏忽了保持联系。

3、个人的计划:

(1)职业上,赋成书院。

(2)咸鱼时间:还是自己的“情报反馈体系”的问题。

就是建立一个“系统”,主要是“反馈”经济事件、经济新闻的。

大体的思路说过:大约是“国家的GDP排名”、“企业世界50强排名”、个人财富榜排名。<1>因为排名,所以有了一个“财富格局”;<2>因为财富竞争,所以产生“垄断”。<3>因为“垄断”,所以《真实世界的经济》,并不是“自由主义经济学”。

大体的“初心、发愿”,还是薛兆丰的《薛兆丰经济学讲义》(代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)、何新的《何新经济学讲义》(代表新国家主义经济学)。

老实说,就像2003年知原写《兴华策》,引起我写《中国逐鹿世界岛的策略》一样(又名:《新移民主义的全球化策略》)。

薛兆丰、何新他们写了《经济学讲义》,我不写这个主题的话,心里发痒、难受。

4、具体我们的交往,就不提了。只说当年的薛兆丰(大约20年之前),跟当年的“知原”一样,是一个自己出“5000元”人民币,邀请别人跟他论战,完善自己观点的人。

不是现在《得到》app上的“网红”——新自由主义,能成为网红,只能是被骂、被批判的网红。

这就是我的大致观点。

 

——端午节到公司值班,勤奋写作的王涑袭,2020年6月25日,星期四,于赋成书院

赋成书院印象记

——这是篇日记。

一、关于王涑袭自己

1、2020年5月,我经历了五年的北京、上海漂泊,又回到了沂水。

——这是我的“曾经蹉跎了岁月”的故乡。

2、想起了2001年,我从吉林省吉林市,吉林隆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,辞掉“副总裁”的“虚职”回到沂水。

——然后发现,我努力“融资”了2年的玉米淀粉糖项目,在沂水,早就有;而且已经发展成“全亚洲最大”的淀粉糖项目(鲁洲)。

3、2008年8月12日,早晨5点20分,北京奥运会开幕的第4天,我来到北京。大约在北京当了一年的“北漂”——然后,我发现了“我的天堂”国家图书馆。

然后,才知道了“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”,再也不敢说“自己大学四年,读遍了整个的长春的图书馆”之类的话。

4、从2015年到2020年,我五年游历全国一线城市,花了几十万学费,只学会4个字:“生命日记”。

所谓生命日记,就是:

(1)最重要的事,始终只有一个。

(2)一生只做一件事。

(一般就是上面那个最重要的事)

5、当然,还要有细节,比如:

做事情,要有梦想、有目标,有行动,然后还要定期复复盘。

做人际,小的团队要靠亲情,大的团队要靠“市场”。

做生意,无非卖产品、卖服务、卖模式(卖标准)。

做教育,一定要学生孩子、老师家长学校一起共同成长。

…… ……

二、初见赋成书院

1、2020年5月,因为亲情,我又一次的回到故乡。又一次让我发现一个惊奇的项目——赋成书院(原共读书房)。

2、赋成书院,这个团队,给我的第一感觉——就如同2001年刚回沂水听到鲁洲。

——做人、做事、做生意、做教育,全部优秀和卓越的基因,赋成书院都有。

不出意外,3-5年后,必然成长成又一个沂水的全国品牌。

3、2020年上半年,疫情严重,全国全球市场萎缩——这是“培训机构的黄金时期”。

——因为,很多有了时间,又困顿怎么发展的老板们,全国到处求学方法、探索商机。

4、令我惊讶的是:赋成书院的两个校长,竟然把自己的学习场所,当成了出售自己全国“标准模式”的战场。

一场场学习会议下来,竟然成交了2个省会城市、1个地级城市的加盟合伙人。

而我亲眼看见的是:短短15天亲历见证之中,就成交了4个加盟机构。

这效率,这梦想,这行动,不能不让人吃惊。

5、这让我想起了老子《道德经》上的一句话:“上士闻道,勤而行之;中士闻道,若存若亡;下士闻道,大笑之,不笑不足以为道”。

赋成书院,修行的是“大道”,凡是大道的东西,一定有一个“二八法则”。

80%的人,在大道前3-5年发展的时候,一定觉得很不起眼,“若存若亡”,好像是个可有可无的“事业/工作/岗位”——甚至还会有人嘲笑讽刺着离去。

——就像“下士闻道,大笑之,不笑不足以为道”。

 

三、赋成书院,未来可期

1、我这个人,在商业上,理解能力极强,变现能力极弱。

所以,我一生可能都是做了一个“系统”的追随者。

我2018年写了一篇文章《一生只做一件事》,一生希望参与打造一个成功的系统。

也只是希望自己从纯粹的“追随者”,变成重要的参与者。

2、我个人自己,还有一个腾出精力,给后人写一本“好书”的梦想。

我,这2年,大约要写一本《经济学讲义》之类的书——纯粹因为《薛兆丰经济学讲义》和《何新经济学讲义》。(伪装的原因是,这2人都曾经是我当年交流的那些网友)

3、所以,我自己没有野心和精力(包括条件),在商务上自己折腾。

参与赋成书院,这个未来可期的项目,是我当前5-10年的职业规划。(从微信朋友圈,就可以看到,我是第一次这么多的,老是发“自己职业信息”)。

不在于“钱赚了多少”,而在于“参与打造了一个全国性的系统与标准”。

4、而且,最重要的是,我个人喜欢阅读和写作。

在沂水县城,适合读书的地方可不多呀!

只能说,在沂水,流行一句:想读书,到赋成书院!

希望5年、10年之后,在北京,在上海,在广州,在深圳,也流行一句:

想读书,到赋成书院!

 

——国家梦想中心,岁月之书王涑袭,2020年6月20日周日于山东临沂沂水